Nothing important but daily

20190629

    Diary     SomeThoughts

其实,帆帆这样的舍友真的挺好,挺难得的。

帆帆是江西客家人,学习人力资源和日语,平常是个宅男,喜欢日漫和游戏(mobile、PC、PS4和Nintendo全平台那种)。

和文化影响下的帆帆其实三观和性格都很优秀。比如,日本人之间刻在骨子里的“不要给人添麻烦”就在帆帆身上有很好的体现,帆帆和我之间总是保持着“睦邻以上,死党以下”这样的人际关系。

帆帆有时候给人就像是难以亲近的感觉,他是那种“如果三观不合就不会继续聊下去,但也不会刻意敷衍或者反驳对方的意见”的人,有时候我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意见强加在别人身上,他总是很有礼貌地听着,没有采纳我的意见,也不反驳我的意见。当时,我就察觉到自己(强加意志给别人)的行为非常奇怪,我就说:“帆帆,人类好像很奇怪,遇到意见不同的人的时候,会下意识地想要去说服对方来认同自己,让对方和自己处在相同的观点上”。帆帆说,“这世界上意见不同的人多了去,没必要把自己意识强加给别人”。

有时候也是这样想的,其实人类的意识是最难统一的,只要能把人类的行为统一起来就好了。虽然觉得帆帆在这种事情上很难统一观点,但是至少在共同生活方面,我觉得相处起来还是很舒适的。

帆帆虽然是个宅男,但是至少算是个热爱生活的人。虽然他现实世界中社交的对象很少,但是每天一有空就会跟家里人打电话,或者和网友聊天。但是他很喜欢我家果果,对我家果果最好。虽然都是一把徒手将果果猛抓起来,强搂在怀里,把果果的爪子按得不能动弹,然后一口猛吸猛蹭。[/哭笑不得] 帆帆平时也会给果果倒猫粮和换水,还给果果买了饮水机啥的。果果表示又喜又惊Σ(っ °Д °;)っ,哈哈哈哈哈。

帆帆是很关注时事并且很博学的一个人。每一次我看到微博或者电视里的新闻,激动或吐槽着跟他说的时候,他都能补充一大堆我不知道的信息,让我觉得我看到的新闻好像都过了两三天的感觉。有时候跟他推荐我最近喜欢的音乐,他也会推荐那首歌所属的电视剧给我,巨好看。有时候也会在吃饭的时候互相交流二次元、电影、音乐和做菜啥的,共同话题还是不少,时不时都会谈到我的知识范围之外。

帆帆也是个很会为对方着想的人,共同生活的公共区域,他有空都会去清洁,吸尘器吸猫毛、拖拖地、把椅子摆整齐、把沙发粘干净(上面有很多猫毛)等,偶尔马桶或淋浴间脏了,他也会主动去打扫,让家里保持干净。其实这些工作我们都不用分配,都是凭借自觉去做的,也从来不会向对方邀功或者声明“这个工作我做了,下次该你了”,总之,家庭卫生方面,我们两个共同承担得很好(我觉得),3103的生活像是社会主义高度发展之后的预兆哈哈哈哈。[/笑] 我喜欢跟有洁癖的人一起生活,前提是大家都有适当的洁癖。

帆帆也是个喜欢做菜的人,虽然也有过失败的料理经验,但是99%都很好吃。平时两个人都是相处的也很好,谁做菜,另一个人就自觉洗碗。除了个人原因说要适当延缓洗碗的时间,也不会出现推托的现象。因为帆帆做的菜好吃(我做的也很不错好吧),我都很开心去洗碗的,18年的时候,每天下班最开心的就是回家拍照(各种菜的照片)、吃饭和洗碗。

反倒是我有时候有些小强迫症或者会打扰到对方的时候,帆帆都会迁就着我。(目前想不起例子)有时候音乐太大声或者情绪崩溃啥的,他都是发微信来说话和安慰我的。(当面交流困难症)哈哈哈哈哈,感谢迁就,感谢包容!

page PV:  ・  site PV:  ・  site UV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