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thing important but daily

20200121

    Diary     SomeThoughts

冬日的南方,
没有了往昔的繁华,
大年二十七路上就人烟稀薄了,
体育西的花却依旧盛放,
只是大家都纷纷戴上了白色呼吸面罩,
偶获的人群感又被剥离了一层。

见了朋友,
闲聊几句,
又挑挑拣拣看了许多书法摊。
找到一家教书法的老师傅,
写下一副自己的对联:

福鼠招福招富貴
喜貓迎喜迎新年
横批:《吱吱喵喵》

page PV:  ・  site PV:  ・  site UV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