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thing important but daily

20190706

    Diary     SomeThoughts

活得很克制,朋友间互相保持着“见面问候”的关系,“交心好友”的数量却一直有减无增。

舒适圈内安逸度日,现有知识固步自封,工作像一把枷锁将自己紧紧束缚在原地。

夜晚清醒如昼,白天却头昏脑胀。

梦已飞得太高,剩下肉身糜烂在凡尘现世。

page PV:  ・  site PV:  ・  site UV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