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thing important but daily

20210804

    Diary     SomeThoughts

有时候在想为什么自己兴趣爱好这么多,会的技能也还挺多,但就是没什么聊得来的朋友。

从最开始的兴趣爱好出发,重新审视一下了为什么放弃之前的爱好。大学的时候很喜欢打电脑游戏,很喜欢摄影。可能在越来越多的人拥有了相同的兴趣爱好,当兴趣爱好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之后,一部分人会把兴趣爱好变得很庸俗,又可能是因为我内心不愿意跟大部分人保持一致,潜意识可能会觉得很平庸,所以渐渐的对曾经的兴趣爱好产生了倦怠、乏味或者其他一些负面情绪。

然而又因为痴迷于多个小众的兴趣爱好,同时又对难以保持个体独特性且门槛较低的的活动兴意乏然,所以才会对大部分人都感兴趣的话题表示难以接受,比如讨论奥运会、刷短视频、玩手游等。

就像一个社会群体中自我排异的独特存在,保持着小众爱好的优越感,排斥着大众的兴趣爱好,同时又渴望寻求同样小众爱好的社群及其认同感。

大概就是因为持续地缺乏这种小众群体的认同感和归属感,所以才显得与周遭格格不入。这番自我审视内容大体如此,也不知道是否正确。

如果阳春白雪能够变得下里巴人,界限又在哪里呢。

page PV:  ・  site PV:  ・  site UV: